人民幣漲嗨了!快速升值有利有弊,如何應對?

漲嗨了!人民幣升值似乎並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人民幣匯率創兩年多新高

10月22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6.6556,較前一交易日上升225個基點,連續6個交易日持續上漲,創下自2018年7月11日以來的兩年多新高。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走勢圖。

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均創下逾兩年新高。10月22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一度升至6.64,離岸人民幣對美元一度升到6.63關口。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譚雅玲對中新網記者表示,人民幣這一輪升值從6月份開始,到現在並沒有截止,週期算比較長了。從這個角度看,整個國際經貿關係包括地緣政治,在外匯板塊、貨幣競爭之間還是有很強的針對性和設計性的。

數據顯示,三季度,在岸人民幣對美元漲幅達到3.89%,為2008年一季度來最大單季漲幅。而10月份以來,人民幣匯率繼續猛漲。

拉長時間來看,5月29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7.1316,10月22日則為6.6556,短短近5個月時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升值了4760個基點。

從7.1316到6.6556,如果換匯10萬美元,當時需要71.316萬人民幣,今天則只需66.556萬人民幣,可以省下4.76萬人民幣。

人民幣和美元資料圖。中新網記者 李金磊 攝

人民幣為何大幅升值?

中信證券分析師明明認為,基本面因素導致人民幣升值。近期人民幣匯率升值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國經濟基本面向好的反映。

“全球疫情期間中國經濟率先恢復,扮演了全球供應中心的角色,增加了外匯市場對於人民幣的需求。”明明分析,反觀美國,疫情對其造成的衝擊可能使美聯儲在很長時間無法回到貨幣正常化的軌道,長期的寬鬆預期把美債利率持續壓制在較低水平,而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維持在250基點左右的高位。因此,基本面的因素,包括貿易順差和中美利差,是近期提振人民幣匯率的直接原因。

譚雅玲表示,由於中國經濟率先復甦,經濟穩定、復工復產的態勢比較好,再加上中國金融市場加速開放,所以國際資本在投機、對沖和套利方面比較青睞中國市場,這種疊加效應就促使了資金湧入中國市場。

同時,譚雅玲提醒,人民幣匯率報價機制決定了海外參數非常重要,不排除海外有借題發揮的刻意性,藉助中國比較良好的勢頭和開放的效果,主觀上刻意推高人民幣的嫌疑,應該引起高度關注。

銀行工作人員正在清點貨幣。 張雲 攝

預計人民幣匯率短期依然走強

對於人民幣後續的走勢,明明認為,疫情衝擊下,美聯儲開閘放水,美國通脹預期壓制美元指數,中期利多人民幣匯率。另一方面,中美債券市場的高利差和股票市場的上漲潛力差異可能驅動資本流入,對人民幣匯率也是中長期的提振。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短期可能在6.6-6.9之間震盪。

中金公司發佈的研報稱,短期來看,人民幣對美元可能保持偏強的態勢,不排除短期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繼續小幅升值至6.5左右。

國泰君安研報認為,中國經濟基本面依然強勁,而美國經濟則由於缺乏新的財政刺激方案的支持,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增加,因此從經濟基本面角度來看,市場未來3-6個月對人民幣依舊有支撐。中長期人民幣匯率預期將保持穩中有升態勢。預計人民幣匯率近期將在6.5-6.9區間震盪,後續將逐級抬升,未來1年內不排除升至6.0附近。

不過,中金公司提醒,看遠一點,也有一些因素制約人民幣升值。如果美國財政刺激落地,加上明年海外疫情改善,全球經濟復甦,中國與海外的增長差將會縮窄,中美利差也可能從當前的高位回落,這些因素可能對人民幣匯率產生抑制。這種情況下,不排除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到7.0左右。

貨幣資料圖。

人民幣升值有利有弊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温彬對中新網記者表示,人民幣升值有利於進口,進口企業會降低採購成本,增加盈利。同時對於老百姓來説,出國旅遊、留學、購物也會更划算。不過,對於出口企業帶來較大不利影響。

譚雅玲提醒,目前人民幣升值,外貿企業承受的壓力是非常大的。人民幣存在利差和匯差,中國市場本身的龐大和政策的可信度,再加上經濟的可持續性,對外資來講已經形成了非常好的認知,資金的投機是不可避免的,這個時候中國更應該警惕。

明明認為,匯率的系統重要性提升,內外均衡成為貨幣政策的重要目標,不能追求快速升值。匯率不僅關係進出口,還與國際資本流動密切聯繫。從日本1985年廣場協議之後匯率升值的教訓中也可以看到,如果放任匯率出現大幅升值或貶值的投機性波動,對於國內資產價格的壓力也會增大,容易推升國內的資產泡沫。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認為,人民幣單邊大幅升值勢必對國內外貿及經濟恢復構成拖累,一旦市場出現嚴重偏離基本面、非理性情緒,不排除央行動用包括逆週期因子等工具,引導市場迴歸理性。

資料圖:中國人民銀行。中新社記者 張興龍 攝

中國央行下一步會如何出招?

早前,中國央行行長易綱10月10日撰文指出,縱觀全球,成功經濟體必須保持幣值穩定,這不僅包括國內物價水平的穩定,也包括匯率的基本穩定。

中國央行決定自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並表示下一步將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10月14日,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峯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小幅升值,總體看這個升值幅度是比較温和的。10月12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收盤價與去年年末相比升值了3.3%,與去年的平均值相比升值了2.5%,升值幅度是低於歐元等其他國際主要貨幣。

在孫國峯看來,人民幣匯率小幅升值是中國經濟面向好的自然反映。人民幣匯率在市場上供求推動下有所升值是正常的,是在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下市場供求對匯率形成發揮決定性作用的應有之意。

孫國峯稱,從匯率的影響來看,匯率波動對經濟主體的一方有利,對另一方有弊,因此匯率還是要由市場供求來決定,來發揮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功能。當然也要防止過度的加槓桿行為和過度的正反饋行為。(